影片资讯

R的故

加载中

R的故

R的故事

R的故事

     講一個故事吧。此故事大部分是個人YY,既然是故事,自然也有真實與虛假的成分了,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

     一、

    我是個市政工人,這幾年我們本地城市建設基本已完成。現在的我們接手的工程大多在外地,我自然這幾年也就經常的出差。

     卻偏偏趕上結婚一年,老婆自然是跟我鬧上了無數次,每次電話聯系我都是百般的討好。我一般2個半月休息一次,一次15天。時間固定

,每次回家必定要給老婆稍上各種禮物,回到家對她千依百順的以彌補自己剛結婚就要兩地分居對她的所缺少的關愛。

   上次回家的時候老婆跟我說想要一個小寶寶陪著自己。說實話,老婆比我小6歲,在我心里總覺得她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現在她突然跟

我說想要一個孩子自己當媽媽還真有些的感覺怪怪的。但反過來想一個女人獨自生活,每天兩點一線自然是寂寞的吧,如果有一個孩子代我陪著她,她就不會我經常的跟我鬧了吧。

   聽了她的話,我趕緊附和著,“好啊,其實我早就想要一個了。那我先去洗澡……”。老婆這個人要求比較多,也很愛干淨,每次跟我做愛的時候都要求我洗澡,並且做愛的必須帶避孕套,否則堅決不給我碰,連跟我接吻很少而且都是要我刷過牙才行。慢慢的我也養成了如果做愛先去洗澡的習慣,感覺這也沒什麽不好的……

   其實不怕大家笑話,現實中的我是一個比較木納的人,不怎麽會說話(同事對我的評價)我除了我老婆沒跟別的女人做過愛,除了她我也沒交過女朋友,所以我的性知識,除了A片就是聽老婆了,我是一個比較傳統的人,每次做愛都在晚上,老婆跟我做愛總是要求我先關燈,而且她每次都鑽了被子才脫衣服,到現在我都沒正式看過她的裸體,也不知道是不是別的夫妻也是這樣的,也不好意思去問別人,所以做愛的事一般都是聽她的。老婆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后來有時她跟我說起那次的相親經曆——她那時剛剛失戀,又是臨近過年,本想回老家去,但朋友母親非叫她來見我。她說她看上我也是覺得我這個人給人一種很踏實的感覺,她不喜歡太張揚的人像她前男友。覺得事業有成男人就應該是我這個樣子的……感情發展很順利,交往不到半年我們就結婚了。實話說,我個人雖然算不上事業有成,但自己家有車有房,我每月收入2-3萬,就我們當地來說也算是比較不錯的了。也許老婆真的喜歡踏實的我……老婆年輕漂亮,身材又好,能看上我真是我幾輩子修來的。我也自然是對她百般的寵愛。

   這次我回家的休息的時候,老婆告訴我她懷孕了,已經3個月了,一直沒有告訴我就是想給我個驚喜。心里話,我真的很高興。我趕緊給自己的親親打電話,並且晚上大擺宴席。告訴大家這個喜訊。吃飯的時候,丈母娘要把女兒接回住。本來我媽說要把她接到他們那來照顧她的,但老婆非要回自己娘家,我自然不好說什麽,就陪她一起到她家住了。其實老婆家的條件不是很好,在我們這臨近城市的一個小村子里。老丈人爲人又懶散(個人感覺)家里也不是很富裕。我多次提出要回城里,她就是不樂意。

   剛過完年,公司突然來了消息。我挂靠的一個小工地發生了事故,要我馬上把自己的個人證件與資格證快遞過去。公司進一步解決問題,如果有必要,我也要馬上飛赴現場。證件什麽的都在家里,自然不能在這里陪老婆了。

   正月初五一個人趕回了家(我們這里正月初五有剁小人包餃子一說)快遞了個人資格證,一個人在家等公司的電話。因爲不知道需不需我去現場,所以也不能去老婆家陪她。晚上的時候同宿舍的一個兄弟給我打了電話。我們那個時候住一個宿舍都是兄弟相稱的。其實我們大學畢業后就沒在聯系了,不知道他怎麽有了我的聯系方式,但現在個人信息透露的這麽厲害,想必要找一個人也不是什麽麻煩事吧。畢竟出社會很多年,雖然不善言辭。但基本的客套話我還是會一些的,就禮貌的邀請他過來吃飯……想不到他一口答應。說也想我了……

   

     爲了方便大家記憶就叫他R吧。

    上學的時候,R是我們學校的“風云”人物,對于他的印象是除了打架就是跟某女朋友去開房做愛。對于這種人我是挺討厭的。但又會偷聽他在熄燈后跟同宿舍的吹噓他的花邊經曆,有時他也會單獨跟我說他的開房經曆,我往往是羨慕不已。與此人的交情也就是同宿舍的關系吧。畢竟我們也不是上學的時候了,既然他要來拜訪我,我也不能冷落了人家。但也沒必要請他去飯店吃喝……所以就叫了些外賣決定晚上跟他在家喝點小酒,也省的自己一個人無聊。

    不到半個小時R就來了,不知道爲什麽,看到R的到來我心里竟然有些許的緊張。R還是像大學的時候一樣,說話流里流氣的。而且說話很直白來講看我也沒帶什麽東西。就是想找個地方蹭個酒喝喝……也沒什麽特別的事情。可能我是有一些怕他,對于邀請他的到來也是想證明自己出了學校混的不錯,來在他面前顯示自己一些優越感吧。可是當看到他的到來還是心跳的厲害。

    把他請到了客廳。可能畢竟是老同學了,感覺他到了別人家倒也自由的緊。鞋也不換的就進來了……其實我家也沒有他那麽大腳的拖鞋。他個頭高大,足有一米88(他自己說的,在我看來還不抵有2米)。所以氣勢上我就輸了一大頭,(我不到175)。他見我一個人在家,就很討厭的說,“大過年的自己在家,你也離婚拉?”(真是的,剛有了小孩子就這樣詛咒我)“沒有,沒有!老婆回娘家去住了。”這時送外賣的也到了。

    既來之則安之吧。兩個人坐定斟好酒。有一句沒一句的對答著。其實大多是他問,我答。

    通過聊天,大約知道了一些他現在的事情(這些事也不是我問的,都是他自己一個人自顧自的講,而我仿佛一個垃圾桶一樣的接受著。大概的意思就是現在他和別人合夥放貸,因爲和別人一起干的每年的大約收入50-60萬樣子。因爲老婆看他太嚴,他就離婚了,現在一個人單過(無父無母),過年了突然很失落,就想找個過去的“老”友聊聊天。電話翻來翻去,發現合適的也就是我……想不到我還算這個人的老朋友真夠諷刺的。

    本來的心情是七上八下的,但隨著酒一杯一杯的下肚,心里的戒備心里也少了很多。就談起自己的事情。他的回答:“想不到你這樣的書呆子也能找到老婆,呵呵。開玩笑啊。”確實他人又高又帥的,也很聰明,很適合在當今這個社會混。

    “你這樣給別人打工也不好,還是要自己干,過完年我就和他們拆夥,自己干一票大的。”放貸從非法轉變到合法這幾年確實有部分黑的東西在里面。他這個“干一票”總感覺匪氣太重。

    “還沒孩子”(老婆懷孕的事不願意和這樣的人講)

    “我怎麽沒有孩子,你知道以前學校的X煜嗎?他就替我養著一個呢,當然是他老婆跟我生的拉”X煜是也我們學校,當年他們喜歡混在一起。

    “他不知道呗,這樣問我,是你傻呀還是他傻呀?哈哈”這個人也就是吹吹牛吧。

    從這里開始仿佛按了一個開關似的,他又開始跟我講他的花花世界了:

    我跟你說,其實大家都是人,女的也有這個的需要。關鍵是你那有沒有他們想要的。也不是錢這麽簡單。我就從來不花錢玩女人。花錢找小姐的都是你這樣的,呵呵。咱玩的是良家,什麽叫良家。就拿X煜他媳婦來說。他們結婚時,我一眼就看上了,那大屁股肯定好生養,從后面操你說底多舒服。那時他們走過來轉桌敬酒。那女的一個眼神,我就知道這女的是個騷貨,要上肯定有戲。他們蜜月回來故意找個幾次機會跟他們夫妻相處,有一次我們一起去自駕遊,晚上我就直接在他們帳篷里把那娘們辦了。X煜去釣魚了。一開始這娘們還假裝不樂意,我把她按在那往下面一摸,早他媽的濕了。你說是不一個騷貨?我按那就是一頓桶啊。帶什麽套啊!大家都是成年人,她不知道吃藥?呵呵。就你這膽量。也干不了這個。后來幾年玩了幾次。但我就喜歡趴在后面捅。抓這那大肥屁股,使勁往兩邊掰。別提多有意思了。來給你看看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皮膚黝黑的女人,沒我想想中的那麽誘惑,也不明白R是怎麽一眼就看出這個女人可以上的。不過這個女人的胯確實夠寬的。女人半蹲著替一個孩子擦嘴。貌似就在本市的某遊樂園里。看日期是2年前的了。

    “在外面別亂說話啊。”收起手機,他繼續跟我講他的輝煌戰績,被我看上的女人沒一個跑的了的。你要知道,你要這個女人,這個女人要什麽。其實說簡單的還是各取所需……可能是他喝多了,說著說著他突然站了起來一把脫下褲子,一手抓這自己的東西。“你說,要是一個老娘們嘗過咱這根雞巴能不惦記著在多來幾次嗎?我還不是跟你吹,叫我弄過的老娘們都跟我說,回家再跟自己老公弄都沒感覺了,弄的時候心里想的都是我。”

    實話說他這個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黑,具體形容的話,就好像玩的那種檀木手串的顔色吧。黑里透紅,黑紅黑紅的透這一股子油性。因爲坐的不遠,能聞到很重的尿騷味道。我也借故起身去把窗簾拉上。“老三,你喝多了,你亮這個干什麽?”(宿舍里他排老三)

    “我操?你不服!來來來,你把褲子脫了叫我看看你的雞巴?”我的真的跟他沒法比,首先是咱這個頭,如果說他那個是188。我這個也就是100。心想這個要是跟個頭成正比就好了。估計粗細也比我整整大了1圈。倒不是因爲他的大家夥。首先從剛才的個人收入,身邊的環境,對女人的態度上,氣勢上完全輸給人家。他剛來的時候,我本來還打算跟他氣勢相當的來一場賓主相談呢。看現在我們倆聊天這趨勢,我的氣勢是一點一點的弱了下來。但還是想反擊他。“行了,快裝起來吧。老遠就聞到一股味兒。”

   “呵呵,你還別說,有的小娘們就喜歡爺這味,一聞了就非要給我裹裹,把咱這味留在他們自己里面那~,你過來聞聞。”

   對于這樣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麽回答了,“行了,這房子冷,別凍著。”(老婆回娘家,臨出門的時候我把暖氣的結門關了)

   你還別說,我今天還真有些肚子疼,他看我關心他,也就不跟我計較了。收起家夥自己又坐了回去。“來來來,接著喝啊。”

   “我不行了,再喝我就醉了。”我酒量一般。而且老婆都不喜歡我喝酒,所以經常不喝,酒量就更是不好了。

   “你怕什麽,醉就醉了吧,還怕我把你辦了?放心,我對男人沒興趣,我又不是基佬。”

   看看時間居然將近零晨1點了。“你看時間也不早了,明天我單位還有一些事要處理……”其實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希望這個家夥快走吧,並且以后不要有來往。

   他扭過身子去看了看表,“我操,都1點了。要不我今天就住在你這吧!”這完全不是一個問句,絕對就是個命令句。

   可能我真的有些怕他吧,竟然違心的說,“行”。

   

     二、

   我住在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里,一間主臥,一個被我們改成了書房(完全是老婆的電腦房)。因爲老婆懷孕了,一間被她擅自改成了嬰兒房,以前的家具全被他扔掉了。爲此我曾委婉的問過他,以后我們請人照顧她跟孩子。或者她父母來了住在哪里。她完全聽不進去我的話,我對她這個人稍微的指責,她都是要發火的。一般還沒到發火,我就不說什麽了。我們兩個的世界里,老婆一直都很強勢的。可能她這次回娘家也是因爲我提到了,她生孩子照顧她的人沒地方住,她才非要回娘家住的吧,確實農村的房子很大。

    我就跟R說,要不我們倆都睡臥室吧。(其實家里的沙發還是挺大的,但我就是說不出口叫他睡沙發,我也不知道爲什麽)

   “那也沒辦法拉,你這還真不怎麽大。”其實我這里挺大的,150平米。可能跟他家比要小吧。我打開臥室進去鋪床了。R也跟里進來。R擡頭看到我跟老婆的合影,明顯的愣了一下。我的心里突然堵了一下。他明白我的心思:“放心,朋友妻不可欺嘛。”這家夥,X煜不算朋友啊心想,我可不能把我老婆叫這個家夥看上了。“這都是化妝加后期處理的。”我趕忙從櫃子里拿出被褥,鋪床。R站在我身后,看我麻利的鋪著被褥。這種感覺就像,一個老公看自己的小媳婦給自己鋪床一樣……

   “你要不要洗一洗再睡啊?”“不用了。”

   我早就養成了睡覺刷牙的習慣,要是不刷牙還真的睡不著。就閃身出了臥室。隱約的聽到后面的R說,“……麽巧呢。”聲音很小,也不是很清楚,也就沒太在意。

   簡單洗漱完,我回到了臥室,看R已經躺下,玩起了手機。心中很是不高興,因爲R用的是老婆的被子。家里就常用兩床被子,加上時間額比較晚了。我就沒去拿新的。我本來故意把老婆的被子放到里面,本來依我對他這個人的感覺,他比較懶的,應該不喜歡在里面睡。誰成想,他卻睡在了里面。“我肚子有點疼,看這粉色的比較厚,就睡里面了,沒事吧?”我又能說什麽呢,灰溜溜的鑽進了自己綠色的被子里。不過明顯的感覺到了R好像不怎麽困了,不像剛才,看到時間到了零晨1點的時候,臉上顯現出來的疲態。現在的他好像有那麽一絲的興奮。“既然睡了你的了,那也給你看看我的私人珍藏吧。”

   他遞過他的手機給我。“這些都是我這些年的留念”。劃過手機屏幕,一張張的圖片。本來我挺困的了,但看到這些,也慢慢的有一點興奮。對于他睡我老婆的被子的不愉快,也隨著照片一張張的翻過了。

   照片中的女人們臉部都經過了處理。R的話,出來玩總是要有道的。各種背景,各種姿勢,各種長短頭發的女人,身材胖瘦不一,有的性感撩人,也有身材一般的。照片的主線都是那檀木色的大黑家夥。因爲都在交合中,這勃起的東西顯得特別的粗壯。回頭想想,我洗漱的時候,R可能就是在看這些。回來的時候能看到老婆的被子里鼓起了老大一塊。什麽樣的內褲能有這麽好的松緊力,這個家夥肯定在我老婆的被子里面沒穿內褲的裸睡……

   

     我一張張的翻,R默默的在一旁看著。看到一張沒什麽特別的照片上的時候,R突然開口,“停一下,你看這娘們身材怎麽樣”照片上是一個賓館的床上,一個嬌小的女人。臉部也是經過處理的,盤著頭,角度的問題看不出實際頭發的長短,女人單腿跪在R的身上,另一條腿半蹲著踩在R的身側,一只手拽著身上僅有的丁字褲露出下體,自己身子后仰,一只手從身子后面緊緊的握著R大家夥,R的龜頭已經末入女人的身體里面了,女人陰唇被撐很紅很薄。看樣子是正要坐下去,好把那檀木家夥坐到身體里面去。姿勢很淫蕩,但確實沒什麽特別的,身材在這些照片中也不是最好的。不過確實也算很好了。

   “就是這個小娘們,聞著我的味,就想給我裹雞巴”他一邊說臉上還泛起了陰陰的笑容。看來叫我停下也是爲了向我證明他吃飯的時候說的話吧。此張照片的下一張,是女人陰部的特寫,還是上個女人此時的陰莖已經全根沒入女人的陰道里了。這張已經沒用手拽著丁字褲了,黑色的丁字褲松垮的歪在一邊,女人和R的交合處滿是白色的泡沫。“這小娘們叫我操舒服了,一開始還不適應我的大雞吧呢,看現在,整根操進去了那水多的,沒多插兩下,就都變成了白沫。也蔫在我身上了。我看她沒勁了就把她按在側面來一頓重炮轟炸。這娘們不耐操,一會兒竟昏了過了過去。”再看下一張, 女人仰躺在那里,因爲臉部受過處理,看不到表情,R一只手抓著她的兩只手,大黑家夥正在女人的陰道里面。“我正射小B兒呢。”看他也是沒有戴著避孕套。“她有男朋友嗎,你這樣射她里面?”“哈哈,這個小娘們都結婚了。不過那個時候剛結婚半年。就逗她結婚的時候是處女嗎?她跟我說在她老公之前還有一個男朋友,是他的初戀,第一次便宜了那小子。感覺上跟我挺像的,不過沒我雞巴大,也沒我爺們。其實我也知道小婊子是叫我操美了!”下一張是一個女人給R口交的照片,只看到一個陰莖的根部,其實女人是沒法子整根含進去這大東西的,只是面部處理的太嚴重了。“這時誰給做的面部處理啊?”“就是這個小娘們,就是剛才那個。”

    R的手機里面每個女人都只有一張照片,不過這個女人卻有好多。剛想問他。他自己就講了,“知道爲什麽就這個娘們的照片多嗎?因爲過年前我還跟哥們跟這個小婊子3P過呢,現在也沒斷,只不過聽她說她老公要回家,所以暫時不能陪我玩。”

   “他老公不在家里住嗎?也是在外地工作”我爲什麽要說也@@

   “是一個國企職工,常年出差”聽到他的話,我的心里好像突然被什麽捏了一下。R見我臉上的表情不對,跟著就說到“好像叫什麽華北石油6公司吧。”看來是我想多了……其實中國的石油公司確實有人常年在外國,怪不得被人戴綠帽子。他們跟我們不一樣,我們一般出不太遠,都是周邊的城市建設工程,開車的話一兩個小時就能回來,不過我確實也太不浪漫了,從來都不懂得給老婆來個驚喜什麽的,看到這個女的真是給我一個警示,做事不能太刻板了,否則頭上要綠啊。

    R說:“跟這個是在QQ上認識的。那時這個小婊子跟我說,自從結婚也沒跟她老公做過幾次,她老公也不行,年紀比她大,又不懂得浪漫。除了掙錢還算可以的,其他的可以說一無是處。我一看這娘們有戲,就慢慢的引她說她老公的不滿。不過開始的時候這女的傲氣的很,還跟我玩若即若離這手段,我就喜歡挑戰難度。都是老中醫還跟我開這老方子,就被我連哄帶勾聊著玩,咱也不著急。拉她進一個同城聚會的群。去年6。1群主組織過“兒童節”聚會。嗨這種群就是那種有理由要聚會,沒理由也要聚會的一幫人。那些小娘們,是寂寞也好,空虛也好。但大多是些怕事的一對一的見面還是挺麻煩的,百十號人的一塊玩,又是白天過兒童節。這個女的空間里有她的照片我一到沒一會兒就找到她了。說實話,咱這氣質,直接就把她拿下了。”我心說就你這流氓樣,也還真有女的喜歡。

   他接著說:“晚上人走的差不多,剩下那些看對眼的,就一起去KTV唱歌。這小娘們自然是沒走了。在遊樂場的時候,我就拿雞巴輕輕頂過她的肚皮一兩次。估計這小娘們也想嘗嘗我這大雞巴。連唱帶喝的,我看勾的也差不多了,直接把這小逼拉到廁所里。開干,先按那叫她給我裹裹雞巴,這小婊子看到我的雞巴眼都直了,卻還說好大的味。都到這會兒了,我也就不裝了,直接就往嘴里桶啊。這小娘們嘴上嫌味兒大,可是這又叼上不撒嘴了。從上到下,把我雞巴舔了遍,那雞巴濕的。這小婊子活兒(口交有的地方叫口活)還不錯,還能深喉。沒幾個女的能把我這雞巴含的那麽深的。就這點我也覺得能多玩這娘們幾次。你說是吧?”聽著他的話,突然想起自己的老婆來,老婆太愛干淨了,從來不給我含一下。倒是我每次做愛都要學著A片的樣子給老婆好好的親親下面,不過確實有些尿騷味和酸味。

   “看她叼的這麽賣力氣,我也要表揚一下呗,就說了句,寶貝你太會裹了,她到給我來了句,‘舒服嗎,舒服的話就給我也親親下面吧。’我一聽就火了,老子操過這麽多的逼,還沒給哪個舔過逼的。一個大嘴巴子過去,快點轉過去好好撅著,我該操逼了。她愣了一下,就馬上乖乖的趴在廁所便器上面。雞巴被她舔的也濕,直接就插里面了。以前我跟別人操逼的時候,也都濕的,不過都是慢慢進。但這次有點生氣,叫我給她舔!倆手屁股上一按,直接頂到頭兒。實話說我還有點疼的。不過她比我更疼。不過我哪管她去。連扇屁股再操逼,這娘們都叫變音了。沒想到沒一會兒這娘們竟然尿了。真夠奇葩的吧。還挺熱乎。我看她尿了,氣也消了。就慢慢的一下一下不緊不慢的操。看她叫的也不那麽惡心了。一會兒這娘們就高潮,逼里一個勁兒的動。我也頂不住了,使勁捏住她的屁股雞巴頂到逼芯舒舒服服的射里面了。再看這娘們竟然撅那不動了。逼還死命的夾著我的雞巴。夾的我還挺舒服,我也就不想拔出去,咱這雞巴,軟下來也她插的緊緊的。就這麽插著玩她的胸。沒玩一會兒,你猜怎麽著,操完逼就想尿尿。我看反正也是在廁所里直接就這娘們逼里尿了。這一尿啊,這賤貨又高潮了在那抽抽上。逼里又開始蠕動起來,這麽尿尿比射還過瘾。以后每次和這娘們開房的時候,我都要喝很多的水,不爲別的就爲了好好的尿她,哈哈。”我想這家夥可真夠變態的,這女的也是,看身材年齡也不大,怎麽這麽不愛惜自己,這不就跟個供男人尿尿的便器一樣嗎?又是結了婚的人,要是她老公也跟我一樣喜歡給她舔……日,這女人真不要臉啊。

   雖然也替這個女人不值,但確實很聽得我也挺興奮,陰莖都勃起了,真想見見這個便器女的樣子啊。就問他。“現在這個女的呢?”

   “別提了,這女的回家保胎去了。這女的就這麽叫我操上瘾了,3天兩頭的找我操逼,越不拿她當人,她越舒服。知道什麽是各取所需了吧?她就是個賤貨,你就不能拿她當人。什麽灌腸操屁眼啊,捆綁窒息啊,反正都玩過了。其實也沒什麽意思一兩個月就膩了。我就叫上X煜跟我們一起玩3P,她敢不樂意。畢竟人家無償爲我養兒子,咱明的暗的怎麽也要表示表示吧。”我看這個X煜也不是什麽好東西。

   “一起玩了幾次,X煜也知道這個女的是個抖M了。這X煜鬼點子多,就出主意怎麽虐這娘們。不叫這娘們吃避孕藥,什麽時候是危險期什麽時候來跟我們玩,不爲別的就爲了看看是我的精子有活力還是他的有活力,其實這傻逼哪知道兒子都不是自己的。這女的也還真樂意。活該被人射尿。”

    你們這麽玩,那他老公知道了怎麽解決,還不去法院告你們啊,在咱們這3P可是違法的啊。

    “你不知道,X煜就跟這女的說,叫她跟她老公先做愛,然后在吃事后藥算好了日子,過了藥效再來找我們。前后差不了兩天,最后無論孩子是我們倆誰的,都叫她老公替我們養……你是不知道,這女的說,自從結婚就沒跟她老公無套做過。”真是個可憐的男人啊,自己的女人跟自己帶套做,跟別人卻要尿在里面。他都不如我,爲了要孩子我還射在老婆里面幾次呢,唉石油人出國是掙錢,但掙完錢都替別人養孩子了還掙個什麽勁啊……

    后面手機里有一段視頻,但看不到女的臉,女人后腰上有一片黑色的雞巴花紋身。“你叫她紋的?”

    “不是,她那初戀男友紋的,她現在這樣也是她那初戀造成的……”

   三、

   早上被R的打電話聲音吵醒,他正在房廳里打電話,“我特媽的也挺意外的,我也不知道……想不到你老公……,真是無巧……書。你回來吧,就因爲……更想操你了。對\%……就在你們那操你啊……不叫X煜……。”

   

   看來R正在和他的小情人打電話呢,聽的不太清楚,本想偷偷的過去聽聽,這時我的電話響了。“喂,什麽有人把情況捅到報社去了,行,行,行。我馬上就過去,下午的飛機,好的。好的,我知道,我知道。大巴站集合。好的好的。   

   聽到我的電話聲,R也回到了房間。“哥們,我公司上有個緊急的事需要我人過去處理,我這也不能留你了。”   

   可能是因爲聽到我工作上的窘境,R意味深長的沖我笑著。“沒事,咱哥倆以后還長這呢……”來不及收拾房間,我和R離開了我的家。

   連續忙了2兩天,上下打理關系,終于把事情壓了下去,也算是基本解決了吧。帶著一身的疲憊擰開了家的房門。一進門頭皮麻了一下,老婆回來了……臥室,房間,床,被子。被子里的雞巴味。我的腦子里一下的空白了。“寶寶,你怎麽回來了,也不跟我提前說一聲?你要想回來我去接你多好呢?”

   老婆臉色有些憔悴,“你回來拉,家里有個表親要來市里辦事。我身體又不舒服,就跟這他的車回來了,我也剛到家。才洗過澡,就準備睡了。” 我的思路慢慢的正常了些,“噢,才回來。那天我走的急臥室里有點亂我還沒收拾。你在休息一會兒,我去收拾吧。”

   “不用了,你看,你我都這麽晚才回來,臥室就別收拾了,我們睡了吧。”好巧不巧的老婆今天特別溫柔。可是想到臥室的樣子,一會兒她肯定是要發火的,現在的我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到底一會兒應該怎麽哄她……但很意外,老婆好像真的累了,也不問自己的被子爲什麽亂糟糟的放在床上,徑直走到床邊,拉過被子把自己整個蓋在里面,再從里面探出個小腦袋來。隨后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扔了出來。我有些心虛的問到:“老婆這房間里是不是有什麽怪味啊?”“沒有啊。”仿佛是不願意理我似的,老婆又把頭蓋在了被子里面。唉逃過一劫啊。爲了討好她我準備趕緊去洗澡。正要走出臥室,老婆從被子里發出微弱的聲音,“別洗了,我突然想做愛呢。你關上燈過來嘛……”老婆肯定是感冒了,要不放在以前,我一進門她就會說,你快去洗澡吧,滿身的臭汗味。女人都是敏感的嘛,怪得不她今天聞不到被子里面的味道呢。

    其實我也特別想,尤其是前兩天聽了R的故事。但想到她剛懷孕,就有些不忍,“爲了肚子里的寶寶,要不算了吧。”她有些生氣:你到底操不操?”這一句操馬上把我的欲火點燃了,仿佛老婆和R故事里面的女人重合了一般……我立馬關上燈走過去拉開了被子,一股尿騷的雞巴味

   鋪面而來……

   完

   

—————————————————————————————————————————————————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文章评论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